阁楼上的光

attic.jpg“每次我见到水中站着的倒立人,我就禁不住放声大笑。也许我不该这么放肆,因为,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中,某个时刻,某个地方,或许”他”才是”正”的,而我却是”反”的。”我们同样在彼此的眼神里看见彼此的倒影,于是温暖起来,互相祝福,不再有过错。

Arrows
I shot an arrow toward the sky
It hit a white clod floating by
The cloud fell dying to the shore
I don’t shoot arrows anymore
–《A light in the attic 》

逛贝塔斯曼的时候看见这本久违的插画诗集,在你面前轻轻背出自己一直记得的断章,
“我向天空射出一箭/射中了飘过的白云一片/云朵掉下垂死在岸边/我再也不会去射箭”
一直这样卖弄自己的记忆,看见你假装不屑的眼神,依然很开心。
记得这样的瞬间,象记得所有会打动我的简单的句子。

还是高中的时候在报纸上看到书的节选,买不到。
那时候我渴望自由,于是一个人搬到家里阁楼上住,离开你们的视线,
宽敞的一间大房子,附带厨房、储藏室和一个大大的阳台,
住在没有人的阁楼里,象住在天堂。

下晚自习就会呼朋唤友的回家,蹑手蹑脚的上楼,你们躺在沙发里轻轻的说话,
我一个人下厨,煮牛奶,做鸡蛋饼,叮叮当当的声音,第二天的时候父亲会问我是不是晚上又没吃好。
拉开小桌子,大家都不说话,享受我烹饪的简单的美味,
有时候会从柜子里拿出半瓶茅台,倒在一只小碗里,大家轮流眯一口,辣辣的,
苦涩而温暖的青春,
然后收拾碗筷,赶你们走,贤妻良母般尽完地主之谊。
你们会因此而更加的珍视我么。

午夜开始的时候,我幸福的拥有了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空间,看书,做习题,
苦难的高三,那时候总会用功到很晚,直到实在没有办法抬起眼,
打开收音机,在窗边的小床上安心的睡,等第二天父亲晨练回来做早饭的时候喊我起床晨读。
总是要求父亲早点喊我起床,稍微晚点就会发火,那一年,我背诵了六册英语课本里的所有reading lessons,
机械的记忆,潜移默化,如沐春风。
枯燥而幸福的平静。

有时候情绪会很低落,去储藏室,打开只有我有钥匙的柜子,看曾经的日记和照片,
那把钥匙现在依旧带在身边,每次回家都会去阁楼,抚去厚厚的灰尘,
冬日的午后,窗外的阳光暖暖的,静静的一个人待一个下午。
苍老浮现在我被照映的细腻平和的面庞上,象一幅油画。
间断的带走一些回忆,带到现在自己的身边,然后不知道丢在何处,渐渐的遗忘,
一个只有自己可以触及的角落,看见时光的印记。
阁楼上的阳光,象生命里凝固的一个个下午,
陷进冥思,找到自己,不会有丝毫的孤独和寂寞。

最喜欢阁楼上宽敞的阳台,上面有很多的花木,鱼缸,搬上一张躺椅,折叠桌,晚风佛过沉静的我,
看见月亮,看见星星,看见不远处高大建筑黑魖魖的轮廓,
看见灯火阑珊,看见万家灯火在静夜里一盏盏的熄灭,
一个无所事事的晚上,可以喝掉一箱啤酒,无视早晨醒来时母亲的责骂。
你们一直那么试图了解我,这样却永远走不近我了,
这样的错过,问题在哪儿呢?

大二暑假开始抽烟,第一次带烟回家的时候惴惴不安,掖着藏着,晚饭后主动洗碗,
然后爬到屋顶上躺着,火光在夜色里一闪一闪的,象一只烟囱。
高高的楼顶上,会感觉离天空很近很近。

那个简陋而温暖的阁楼上有我太多的记忆,沉淀了我Teen Age所有的往事。
如果有机会,想在那里终老,就像所有故事里的结局,
你从哪里来,会终究会到哪里去。
宿命一样。

“我要把昨晚的美梦/冻在我的冰箱中/将来当我变成了老头/拿出它煮开解冻/把我冰冷的老脚泡泡热乎”
他们就在阁楼上老去了,我想起相册里的那张照片,母亲在给午饭以后给父亲清理耳朵,
定格的画面,第一次感觉他们如此的虚弱和苍老。

贪玩的孩子,每次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在楼下看到阁楼里明亮的灯光,
和所有的家庭一样,那扇小小的窗子里面有丰盛的晚餐,年迈的父母,
因为喝酒而唠叨过去的父亲,会流泪的母亲,年轻美丽的姐姐,
楼下徘徊着怕因为晚归被惩罚的我。
我珍视那样的灯光,象银质烛台上燃烧的蜡烛,生命里属于家庭温暖的微弱火焰。
这一刻,却足以照亮我了。

一直都任性而倔强,开始临睡前的祈祷,
让整个世界,就这样,沐浴在温润的爱里吧。

自私小孩的晚祷 PRAYER OF THE SELFISH CHILD

现在我躺着就要睡觉, Now I lay me down to sleep,
祈祷上帝将我的灵魂来保。 I pray the Lord my soul to keep,
若我在醒来前已经死掉, And if I die before I wake,
祈祷上帝将我的玩具毁掉。 I pray the Lord my toys to break.
这样让别的小孩再也玩不到…… So none of the other kids can use’em….
阿门。 A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