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化

67413.jpg

“These walls are kind of funny like that.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d,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ing.”

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的,你习惯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那就是体制化。

AHAU

实际上,我是一个特立独行而又缺乏方向感的年轻人,于是很容易就迷失自己。两年前从这个花园式单位毕业,住在校内筒子楼一间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陋室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睡眠不超过六个小时,只是在这里的每一晚都很安心,像过去的六年一样,我习惯了这里,我离不开这里。不向往更美好的生活。在AHAU的N亩M分地里,我甚至记得每一个角落,没一个时间,我做过个的多年以后回想起来依然会津津乐道的每一件事情。我不害怕未来,仅仅是熟悉这里的安全感,这就是我越来越爱用”体制化”的原因。 Continue reading 体制化

智齿

wisdom-infection.jpg 左边发炎的智齿终于好利索了,继续重温《智齿为什么非拔不可》,久病成良医,而且可以经常自己不拔牙还教唆别人拔。
因为食物越来越精细的原因,人们的下颌骨在退缩,和古代人相比。我们的下巴更短,而牙齿的退化速度显然没有下巴退缩的快。没有智齿的位置。没有咀嚼功能而且容易造成临近位置的炎症。医学上叫做智齿冠周炎。
上周一吃的烧烤,太辣,周二就发炎了,勉强吃饭,周三去安医门诊,那个老医生秒杀就给我下了结论,√,四天的,吃了三次就可以不再喝粥了,一般发炎吃药很快解决了。回馈下社会帖药房:甲硝唑,2粒/3,艾罗迪(氨苄西林+丙磺舒)3粒/3。80大元整。听大爽说被黑了,可以只买氨苄西林,便宜很多。

Continue reading 智齿

Birthday

icon_birthday.gif我不祈求從險境中得蔭蔽
但求無畏地面對它
我不哀求痛苦得止息
但求一個克服它的心志
我不期望在人生的戰場上有幫手
但求自己剛強壯膽
在焦慮中我不渴望被他人解救
但望自己有耐心去克服他
求您不讓我懦弱到
安於您恩賜而得到的成就
只讓我失敗時
見到您拉住我的手

–《生之勇氣》

有时候总想挽留什么,飞鸟,绿叶,雪花,礼物,情人,或許任何一段美好的時光,这样总生活在过去里,不会变老,每年的那么一天,午夜十二点,才知道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灰姑娘,玻璃鞋和南瓜马车都是儿时的梦,时间偷不走梦,只把那个小小的你带走了,于是你目光愈发的混浊,身形逐渐佝偻,镜子里的你,不修边幅,新鲜的胡渣,凌乱的头发,经常微笑而很明显的皱纹,你很害怕,很快的把遐想收回来,像teenage一样自嘲地笑,在那一刻,有血丝的眸子里有光亮一闪而过,可以看见儿时下着小雨的傍晚,和现在窗外的天气一样,空气里有新鲜泥土的气味,和你身上成长的味道一样,窗户里透出白炽灯昏黄的光,准备晚饭的年轻的母亲,蜂窝煤炉里暗色的火焰和残落着面粉的餐桌,那些景象一直那么清晰,想起来的时候会没有任何保护,除了不易觉察的笑。

当连挽留也放弃的时候,就真的变老了,不可抗拒,于是更需要勇气。那个稚嫩和柔弱的身体,年轻的脸,已经坚强到不再轻易流泪,走在冷雨里也不会感冒,一直以来,你却还是那个你,你记得的那个,充满好奇而喜欢冒险的你,想象自己很勇敢又需要保护的你,那时候我是脆弱而无知的,我应该释怀,我的出生像夏华一样绚烂了。

写在新年伊始

我试图将今天当作所有那些平凡的日子一样度过,或许是因为太平凡,也平凡太久,于是这一刻,心里会有一些涟漪。关于2006的过往和2007未知的未来,而现在,它就在眼前了。

据说”年”是一个怪物,于是衔接两年的那一天满是阴霾,末日,亦或是黎明前的黑暗,现在我我却懒得理会这一切了。晚饭以后开始下雨,寒冷季节里的潮湿让人由衷的心生厌恶,全世界的人和TAXI都不见了踪影,我站在马路牙子上苦苦的等,外套在路灯下光滑而明亮,就像我把自己藏在黑暗里,又不甘寂寞寂寞得闪烁。

从一店出来,拎着我寄存的酒,拧开来,一口也没有喝,寄存在二店。徒步走完整个旅程,因为走神而梦游一样的空白。临近新年,房间里有刺眼的白炽灯,远道而来的兄弟坐在我身边,我有一搭没一搭的一边说话一边群发短信,然后就听见窗外的爆竹响起来,2007,仓促而无声息的不期而至,微微的措手不及,我甚至不知道,明天应该去哪儿,去做什么,会有期待着的充实而有意义的生活。

午夜的漫步,我们撑着一把散,去超市买牛奶,温暖的房间,凌晨三点告别。为了新年伊始的好觉,自觉的去加了个班,四点回到家,微微的清冷,我开始回忆起刚才,我用力的看着他的脸,在脑海里勾勒他的笑容,就不会那么轻易的忘记,再也不会飘渺,不会空荡荡的了。暗自得意起来,我从不向现实妥协。从来就不会遗忘。

出奇的饿。于是刷饭盒,吃泡面,讽刺的是我的整个 2006都没有吃过一次泡面,而新年第一天的早晨,我吃光了这一年计划内份额的粮食。那样接下来,我一无所有,毫无牵挂的去面对我衣食无忧或者家徒四壁的 2007了。突然间喜欢上这样没有包袱的感觉,慢慢等待新年的曙光,天空像一张白纸在我眼前展开画卷,我愚钝的拿着蜡笔,即便是什么也画不出来,也可以尽量的只涂上蓝色,湛蓝湛蓝的,简单而纯粹的生活,那会是我终究想要的吧。

我的2006像是一场梦,跌宕起伏,叫座却从不叫好,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依然一无所有,我知道自己一直试图证明什么,结果是我什么都证明不了,却依然欣慰的微笑,就像我相信,不要只看到眼泪,也要看到眼泪在阳光下折射的彩虹。越来越多的教训,越来越少的错误,那是我唯一积累下来的和所收获到的,在困境里总会看见真心的帮助,人性的弱点,欺骗,谎言,赞美,诽谤,他们都在时钟的最后一声滴答里远去了,尽管他们一度玻璃匣子一样束缚过我,我看不见他们,他们困住了我,阻隔我的呼吸,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他们便破碎了,沉睡已久的植物吧数展开筋骨,那是过去的我,还是全新的我,亦无从可知,只是时光就这样继续了,平凡
的我们,总要继续做些不平凡的事。一起加油。

献给与我一起分享(T_T)和(^_^)的兄弟姐妹们。

On this special day I send you New Years greetings and hope that some
day soon we shall be togeth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