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ng Love | 短暂的爱情

9780613497275_p0_v1_s260x420 

by Langston Hughes

Because you are to me a song.
I must not sing you over- long.

Because you are to me a prayer
I cannot say you everywhere.

Because you are to me a rose-
You will not stay when summer goes.

兰斯敦·休斯

因为你是我的一支歌,
我唱你不能太久太多。

因为你是我的一番祈祷,
我不能到处把你絮叨。

因为你是我的一朵玫瑰,
盛夏之后你将一去不回。

再见莲湖

是一个湖泊的名字,我们邂逅在雨夜里。两年零一个月之前的今天。

那时候正需要结束一段感情,也许是这么多年以来最困难的日子,我来到那个江边的小城市,和一些简单年轻的人生活在一起,边工作边喝酒。
整整十几天没有见到太阳,所有的路面都湿漉漉的,欲停又不止的细雨,在每一个睡眠里时钟一样嘀嗒,嘀嗒,如同我一直掩饰着的怨念。
我就是在那么一个雨夜里,穿过牌坊,拾级而上,看见了烟波飘渺宁谧的莲,我丝毫没有想到,市区中会有这么一大片水域如此坦然地铺展开来,惊艳一瞥,我甚至看不清你的面容,听不到你的涛声,却使命一般为你而来。从那以后,你就是这个城市的心灵,我迷恋你的神秘和安详,那一次的交汇,我甚至刻意不去看你白天的样子。

旅途开始的时候,我开始思念你,像思念我的情人。

抵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小巷子里的牛肉面馆还在,那个曾经很大方的请我吃了一碗又一碗的女孩子很久以前就跳槽走了,宽免,浓郁的汤,还是那么老两口,我还记得你们只是没有人再记得我。沿街的蛋糕店还在,买了一袋cookie当做送给前台同事的礼物,咖啡馆已经关门大吉,马路对面的包子铺还没有开张,一个叫做姊妹烟酒的小铺子老板娘依旧边吃水果边看电视,这个冬天寒风凛冽的下午,因为回忆很应景的有了些暖意。

安排完工作,晚上一个人去超市买酒,我还记得超市旁边的xx人家里挂着很多解放以后的黑白照片,啤酒白酒得买了一大堆,关起房门喝。南边一千米就是长江,北边一千米,我想象你依然安静的躺在那里,不因为我的到来有丝毫的涟漪。有一些挣扎,因为晚上的工作而拿不定主意,一直是这样走不出去,过了一些年也没有改变,然后就不知不觉的睡着,显示器上最后的影像是google map里我们的距离。六点到八点开工,打着哈欠啃一个红苹果,那是某些人送给我的圣诞礼物,百里迢迢的带到这里,应付因为宿醉带来的空虚感,早晨的时候总是特别的脆弱,一声咳嗽都觉得肝胆俱裂,总之我是无比惬意的把苹果核扔进垃圾桶,这是我2008年吃的第四只苹果,一口咬下去有清脆的声音和清新的味道,极为享受,如果少掉之前和之后的折腾,生活本来是可以如此乐此不疲的享受的。

我如此思念你,却不去看你,在每一条路上,我形色匆匆,宛如并未看见你,一直以来,隐忍的爱。
午睡的时候做了个异常惊骇的梦,半睡半醒之间的迷失,不知道自己在哪个角落,一点都不愿意再想起来潜意识李发生的事情。因为看错时间而起床工作,得以提前十分钟赶上回家的末班车。不知道是你的不幸还是我的不幸,长途汽车没有经过你的门前,我们这样擦肩而过了,只是在离开的时候特别的坚强决绝,我默念着,再见,莲湖,再见,对于我,怀念比相见有意义的多,我预谋里的重逢就此淡淡的收场,或许这才是你喜欢的方式,于是那一刻我呼唤你的名字的时候,我离开的时候也就释然了。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风景却是那么的相似,也是湿漉漉的地面,雾蒙蒙的雨滴,就像我们初识的那个夜晚,更晚一点开始有节奏的下雨,我努力勾勒的你面容,一切都在提醒我,在曾经无助的日子里,我曾经爱上一面湖泊。你依然静静的守候在原地,不因为相逢或者离别而改变,那正是我唯一爱你的地方,我见过你风绿湖岸柳的照片,照片上你笑得阳光明媚,只是我只是沉溺在你某年某月某日夜中迷离的眼神,你是我曾经的情人,曾经不因为未来而改变。我想我会一直记得你,记得你的名字,即使再也不会见面。

莲是一个湖泊的名字,我们曾经邂逅在雨夜里。却再没有机会互相说再见。

回忆的资历

“年轻的时候,其实他们并没有太多回忆,但却沉醉于回忆,那种陈旧的感觉欲罢不能。直到皱纹爬上眼角眉梢,他们才明白,原来越美好的事情越伤人。”

读到这段话,获悉回忆和生命一样举重若轻的时候,我有些无所适从。世俗的观点是,以你的阅历,你的筹码,你有权利心安理得的做这些,不应该做那些。我们自以为是的任性,在彼方的眼里只是可悲的透支,是以我们因为信仰不同而针锋相对了。

公司的新家,是一幢六层有着装嫩的淡黄色的单薄建筑,我所在的三楼,有很大一块空间因为图纸上忘记装空调而闲置,四十平左右的房间正中放着一个大大的会议桌,向阳的一面有4扇窗户,进门靠近墙角的地方是两米高的冰柜,用来放午餐和水果,午后,我走进这样空荡荡热烘烘的房间里抽烟,暖风从微开的纱窗里迎面吹过来,近在咫尺的可恶的夏天,仅有靠门的那扇窗户淡蓝色的布帘垂下来一大半,制冷机在这唯一的阴影里嗡嗡作响,我躲在房间的一角因为困倦而神志不清,那光线,那声音,迅速的让我浮想联翩,我在这间新房子里想到西贡夏天干燥庇荫的一个场景,想起我的故居,小时候我也是在这样意见光线晦明变化着的屋子里读书,因为出神而有难得可贵的一丝丝喜悦。我就是这么个随时随地看得到恋旧本质的人。那一刻,我想书写我住过的老房子,书写我有关光阴的故事,我向以往那样微笑,短暂而单纯的快乐,没有人可以分享的快乐。

大暑。我明显感觉到又阳光明媚变得阴暗干燥起来,灰沉沉的天注视我一整个星期,筒子楼门前的地面水渍无存,三天以后,下了一场雨,对面水域上的天空,阴郁的隐藏着强势的力量,我对那些隆隆的雷声和忽明忽暗的天空有发自内心的敬畏,我不知道下一秒雷电交加会绘制出怎样的花儿,我无惧在此时害怕,我喜欢这样的天气不喜欢下雨,那对我既定的生活来说是一场意外,我担心怎么走完回家的路,怎样这般深夜宅在家里,喝一打啤酒,看一场电影,其他曲终人散的时候可以哭。我苍白的生活是多么需要这样如期而至的感动。我低调,我深沉,我不阴郁,只是我有些无言以对我所继续的日子,那会让我回首的时候觉得有无尽的可悲。

第一天吃饭的时候,遇见一个穿着嘻哈的MM,五官丰润,声音轻柔,独自一人慢悠悠的品尝砂锅,电话里说自己每天两点起床,裸奔去开门让学员们进来,然后带操,我偷偷的笑,想起你。甚至有一刻,我忍不住上去搭讪,事实上为了享受这上天赋予的孤独我从不和陌生人说话,甚至熟悉的人我也爱理不理。第二天,我还去那家饭馆吃饭,同样的时间,点同样的菜,却再也没有见到她。我们这一生都会有让你牵挂而且只有机会牵挂一次的女孩子,记得抓住她,不然会和我一样,因为不再单纯而恋上单纯的回忆,或者因为回忆而不再单纯了。恋爱,总是越少越好,越可贵。say goodbye to this show girl,say goodbye to yourself。

晚上帮SERAPH搬家,我很愿意晚上不在家呆着,不管做任何事情,这样不给自己酗酒的机会,大约十六分钟就搬迁完毕,相约去市图,沿着黑池坝崎岖的路走,凉风习习,水面上有绿色射灯的倒影,水波平静而深邃,我告诉你曾经有一年的冬天我会和某人牵手走在午夜的路上,又曾经的秋天,我和兄弟坐在对岸的亭子里畅饮,还有我不曾告诉你的,不曾告诉任何人的,这里我只有回忆,在微凉的夜风里,斑驳的水面上,不远处刺眼的广场间,我有我的回忆,我因为我不配去回忆的回忆而对这里有深深的情感。抚摸过这水面,帮路边掉链子的小孩子修车,节日里的散步,这样,在这里,不管走多远,也不会觉得累。

Movie over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波澜不惊的故事片,我在不平静的时候逼迫自己看这般的电影,因为感动而平静,确始终没有学会感恩,义无反顾的又去买了酒,跟夜店的boss笑谈我若有若无的经历,天色已晚,我仿佛又看见湖面上晦涩灰白的天空,于是我什么都不想再说。 我总是期待拨云见日的那些日子,不管如何,我在午后找到一些行将被遗忘的回忆,而不是去考虑自己是不是有资历。回忆是属于自己的,永远是,我因为没有信仰而贪恋回忆,于是我再也没有被提起。可能我试图维系自己最后的天真,才如此钟情过去,我这样安慰自己,盼望有一天可以和你们一样坚强起来。

这就是我没有资历的关于回忆的点点滴滴,我从不后悔自己即便烦闷的生活,所有的一切,总是关于自己。选择和享受孤独,我们不得不走的路。这样,等我老去的时候,我的世界跟我一起老去。很稳妥的关于恋旧的表白,至此完毕。